这一点,只能让她再次想起钟楚,更清晰地想起他已经无声无息整整一个多月了。前些日子还在路上时,她该到的月事竟没到,让玉竹吓了一大跳,忙去请了大夫。她表面镇定,其实心中也是发慌,虽说那晚之后喝过避孕的药,可那种药总有失灵的时候,就怕这失灵偏偏被她撞上了。好在后来大夫说她只是舟车劳顿,累了身子而已,待轻松下来就会好。

那宵香院已被马儿扔在了身后,她心中却一阵烦闷,原来还不错的心情坏了一大半,任何时候,只要想到钟楚心情都是十分糟糕的。

赤阳最好打猎的地方是城郊的鹿山,因为山形似鹿,可又有人说,因为山上鹿最多。

多年不骑马,还能上得马,多年不拉弓,箭法却比以前差了好多,而且以前多是打靶心,很少打活物,如今不在校场在山间,不打靶心打眨眼就不见的猎物,着实不易。宣华一只只猎物瞄准,放箭,失落,护从只跟着她,保护她的安全。

她本是不死心的性子,可再不死心打了半天什么也没打到还确实有些灰心丧气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箭法竟落到这地步。远处有草微动,本不想再打,听到这一点动静后却又不自觉举起了弓,只是眨眼的瞬间,远处树木间就出现只肥壮的梅花鹿,宣华立刻拉弓放箭,“呼啸”一声,只见远处那只梅花鹿竟猝然倒下。

“射中了!”宣华心中大喜,没想到身旁两个护从却更欣喜,一起脱口而出。宣华终于带了笑,策马朝倒着的鹿跑去,到鹿跟前,其中一名护从自马上翻身而下,才要去捡鹿,不远处却传来一阵大喝声。

“你们做什么!”

宣华与两名护从同时抬起头,只见对面跑来个小厮模样的人,面带怒火道:“这可是我家少爷猎到的,你们倒是胆子大,连我们少爷的猎物也敢抢!”说着就要来捡鹿,却被一阵杀气浓重的拔刀声震住。

“好大的胆子!”两名护卫自京城公主府而来,到了这小小赤阳城自是谁都不放在眼里,一下子听见人这样口出狂言,顿时就冒起了怒火。

那小厮还没见过这开场就拔刀、气焰比他更盛了十倍的人,一下子就慌了,好一会儿了才反应过来,回头去看自家主人。

宣华早盯着对面的劲装男子半天了,并不因他家小厮的态度而生怒,反而对他有些探究起来。只因她早看见那梅花鹿身上有两只箭,一只射在身上,另一只却是射在眼睛中,带血的箭头刚好自左眼穿刺而出,精准无误,可见射箭之人的箭发是绝佳。

那骑着马男子也盯着她看,那一张铜色的脸上写满了诧异,另带着几分惊艳。

“大胆,竟敢盯着公……子看!”护从没见过这般无礼的,骑在马上那名立刻将刀转了方向,指向对方主人。

——————————————

下一更,下午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