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铮早已拉了凳子让她坐,自己又在另一旁坐下,“贤弟是不是没想到这房里会是这样啊。我也没想到呢,那何鑫啊,就是爱往脸上贴金,明明开着妓院赚着花酒钱,却就是好这一口,把个房间弄得清清淡淡装书生。”

宣华不禁想,装书生装得这样好,却也是个不同一般的商贾。

他两人坐下,随从各在左右,不一会儿,便有伙计拿了酒菜来,告诉霍铮陈师傅已经开始做鹿肉了,又说老板待会儿也会来。

霍铮嘀咕,“我平时来他就不出现,一拿了新鲜的野味来他就跑得比谁都快,还说是亲自招待我呢,其实就是要蹭吃的,不就是用了一下他家的厨子吗。”

伙计摆着杯筷只是笑,一会儿说道:“霍公子,还有这位……”

“王公子。”霍铮接道。伙计便笑道:“霍公子,还有王公子先吃些酒菜,鹿肉一好小的便给二位呈上来。”说完才退出房去。

宣华在霍铮的热情推荐下尝了几口,不禁再次对这宵香院增添了些许好感。这里的菜,虽比不上公主府中的精致,却也是色香味俱全,甚至比她在赤阳行馆中的味道都好;这里的酒,虽不那么清那么香,却也甘醇绵甜,回味长久,别具一番风味。难怪男人都爱来此,上好的菜肴,上好的美酒,上好的女人……男人所爱,不就是这些么?

没一会儿,门口便传来脚步声,却还不是一个人的,听着似有两三人,愈来愈近后便在门口停了下来,霍铮显然也听见了,转头看看她,又看向门口,“来了。”

正说着,门“嘎吱”一声打开,一个面稍黑,留着三寸多长的黑须,面目清瘦却和善的人走了进来。霍铮起身道:“何老兄,又想吃新鲜肉了吧!”

宣华也起身,却不曾再看霍铮口中的何鑫一眼,面是直直看向他身后的另一人。

何鑫身后,还跟了两个人,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女人生得沉鱼落雁,男人生的闭月羞花,与她四目相对之时也微微一愣。

他……竟是他……钟楚……钟楚!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让人翻遍了一切能翻的地方,他却好端端躲在这里!今日,看他还能往哪里逃!

“给我将他拿下!”正在霍铮一行人进屋不过两三步时,宣华一声令下,后面站着的两名护从同时拔了刀,飞身跃至前面,一下就将刀架在了钟楚脖子上。

霍铮大吃一惊,愣愣盯向宣华:“贤……贤弟,你这是做什么?”说着看向何鑫,却见何鑫正一动不动地看着宣华,脸上那震惊的模样是他从不曾见过的。

钟楚立刻去拉何鑫的衣服,“老爷,我是宵香院的人,你不能见死不救呀!”

直到这会儿被钟楚拉了衣服何鑫才反应过来,目光却仍然紧紧盯着宣华,“公子这是为何?我们楚终与你有什么旧怨么?一上来就是如此。”他说话时眼睛眨也不眨,只是看着她,口中之言也似失魂落魄般,语气平淡恍惚得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