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链条断裂,造成神魔人三界连通,或许你现在处于t下一步便踏入了魔界,也因此无数魔界的凶恶魔兽四处乱窜,一些隐藏在角落的远古凶兽也随着空间紊乱而出现,所过之处无不尸孚遍野,三界陷入极度混乱之中。//www。qΒ5\\

龙一一路寻找着魔界末日谷,无数次在三界地方中走进走出,却始终没有找到末日谷所在,也没有见得亲人妻子们所在的腾龙城,而纳兰如月身体虚弱,根本禁不住从一界到另一界时的能量冲击,此时已陷入昏睡之中。

“小子,这是什么鬼地方?”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墨韵!你总算是出现了,快告诉我,魔界末日谷往哪走?”龙一一直都在咬紧牙关坚持着,一路过来三界的惨像令他感到心碎但却无能为力,而纳兰如月却又昏迷不醒,这让他感到极度痛苦,再加上空间紊乱至此,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是救世主?他真能挽狂澜于即倒吗?

一道淡淡的黑影在龙一的身边成形,墨韵瞧着龙一那苍白而憔悴的脸,她能感觉到他压抑的巨大痛苦,这令她感到心惊,若非他惊人的承受能力,一般人早就崩溃了。

“先别急,告诉我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墨韵伸出洁白的小手,轻轻抚了抚龙一的鬓角,短短时日,他这里竟然有些花白的发丝了。

龙一睁着充满血丝的眸子,手臂一圈,企图抱住墨韵,但他的手却穿过墨韵的身体搂了个空。

墨韵微微一怔,身体缭绕的黑烟猛然浓郁起来,渐渐凝成了能量实力,她张开双臂将龙一的脑袋抱入怀中,轻轻摩挲着他的长发。

龙一心中一安,他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心坚若石,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却缩在墨韵的怀抱里,汲取着她的温暖。此时的他才像一个正常人,他身具七情六欲,就不可能做到绝情绝义,在经历如此多的事情之后,他也需要一个怀抱一丝温暖一点温柔来回复他压抑的精神。

良久,龙一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靠在墨韵的胸脯上讲述到了神界之后发生的一桩又一桩的惊天大事。从禁地深渊到十翼堕天使亚历山大,从火神之都到落日峰创世神殿,从天魔王到如今侵占天魔王躯体的迪比亚,其间复杂的情况与惊险程度是任谁都不敢想像的。

墨韵呆了,久久无法回过神来。做为创世神座下七大主神,她自有意识以来坚信不疑的创世论被完全推翻,所谓创世神不过是一个惊天大谎言,他们七大主神不过是迪比亚用来统御神界的傀儡罢了。

“不可能。不可能……”墨韵口里一直喃喃念着。她不敢相信。但却不能不信。当她自有意识以来地信仰被完全推翻时。她又怎么能够接受。

而此时。旁边又有两阵能量波动。土神玄天与火神炽焰各自形成能量实体现身。两人皆默然不语。他们知道龙一没有说谎。但又无法接受这一论断。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父神他怎么可能……”火神炽焰艰难道。

“我知道你们很难接受。但这是事实。我现在需要前往魔界末日谷。”龙一从墨韵怀中起身。精神已恢复正常。至少他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有人跟他一起在战斗。仅管这三位从前地主神一时半会还不能接受。但他知道他们只能接受而别无选择。

一阵令人窒息地沉默之后。土神玄天开口道:“龙一。你现在七系神体已成。只要知道末日谷地空间坐标。完全可以用混沌神功为引激发神牌中地力量破开空间。”

……

魔界末日谷中,依然古树遮天,阴暗无比。

碧血寒潭的血水咕咚咕咚沸腾着,潭底下,一个巨大的身影仰躺着,血水中无尽的血色煞气疯狂地朝着他身上狂涌而去。

蓦然,人影睁开血红色的眸子,嘿嘿冷笑道:“来得可真快。”

末日谷之外,龙一修长的身影笔直地站立,他望着煞气惊人的末日谷,目光一凝,拳头紧紧握了起来。

末日谷的坐标他从一个遇到的神界小将领的口中得知,这个将领是维尔贝拉派去魔界探明地界的先锋将领之一,因此大略得知末日谷的坐标,龙一将纳兰如月留下之后用七神牌破开空间之后来到一片荒芜的平原,用了数日才找到神魔勿近的末日谷。

“龙一,我想天魔王已经回来了,你能想到的他不可能想不到。”火神炽焰的声音在龙一的意识海中响起,尽管他们得知天魔王就是迪比亚也就是所谓的创世神,但他们还是称呼“天魔王”为天魔王,或许到现在他们仍然都不敢面对这个事实。

龙一长长呼出一口气,他又何尝不知,那一战,他用迪比亚的头颅之像伤了附身在天魔王身上的迪比亚,他哪能想不到将他之前那些躯壳全部毁去或藏起,但是他别无选择。

望着末日谷半晌,龙一义无反顾地踏入了末日谷之中。

淡淡的血雾渐渐笼罩末日谷,里面毫无生息的古树突然间冒出淡淡的血芒,龙一却视若无睹般朝着深处行进。

突然,无数根枝条疾若闪电般朝着龙一袭来,编织成一张没有任何死角的攻击网。

龙一脚步一顿,挥手划出一个七彩神光的圆圈,只闻轰的一声,这些袭来的枝条通通炸成了齑粉,末日谷中的红芒一黯,又猛然大盛。

谷中死去的万年古树如活过来了一般,开始疯狂地抽枝发芽,许多古树树干之上长出了人类的五官,嘶哑刺耳的笑声响彻末日谷。

“唰”“唰”“唰”谷中古树开始移动,如幻影一般绕着龙一旋转,似乎整个世界都已经开始旋转起来。

龙一一咬牙,七神牌从眉心激射而出,七种神芒开始在龙一的意念之下融合,渐渐形成虚无的混沌之力,蓦然如一发炮弹一般从幻影中冲了出去。

“轰……”旋转的世界戛然停止,以七神牌为中心数百米已空空荡荡片叶不留,龙一已能瞧见前面那涌起十多米高血浪的碧血寒潭。

龙一脚底一点,人已到了潭边,他沙哑着声音道:“迪比亚,出来吧。”

一道血影从潭中冲天而起,迪比亚血红的眸子盯着龙一,怪笑道:“想取我本体遗骸,你以为本神会让你得逞吗?”

迪比亚顿了顿,道:“是娜维琦那个吃里扒外的丫头告诉你的吧。”

“嘿嘿,你可以想像你有多么悲哀了,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站在你这一边,真是可笑,你一心想当创世之神,结果这个世界混乱至此,皆是你迪比亚的功劳。”龙一冷笑道。

“这个世界如此污秽不堪,灭了也便灭了。”迪比亚淡淡道。

“再污秽也比不过你,弑兄弑妻,欺宗灭祖,出卖朋友,世上之污秽你都占尽了,有什么资格说这个世界污秽。”龙一厉声道,想起三

屠炭,想起一个个逝去的生命,他便怨恨交加。

“哈哈哈……哈哈哈……没错,你说得没错,我弑兄杀妻,欺宗灭祖,我迪比亚就是如此,既然创世不成,那就灭世吧。”迪比亚疯狂笑道,身上血芒万丈,犀利的血煞之气朝着龙一涌了过来。

龙一身上逸出七彩神光,于血波之中巍然不动,他一伸手,手中多出一把由混沌之力凝成的厚背巨刃。

“混沌斩。”龙一狂吼一声,七彩神光暴涨,身体弓起,双手举刃,在下一秒蓦然斩出。

混沌巨刃暴涨成千余丈之长宽,血光如泡沫般湮灭,整个空间在刹那间被绞得支离破碎。

“小子,你的实力想要灭我,还差了一点,还是尝尝我的天魔神功吧。”迪比亚阴侧侧的声音从龙一后面传了过来。

龙一还末回头,只觉空间被禁锢住,眼前已成一片血色,漫天血色之中,一张巨大的血嘴猛然张开,朝着他吞噬而来。

龙一意念一动,七神牌旋转而上,形成一个七彩光圈挡在面前。

“天魔噬天。”迪比亚低吼一声,血光猛然变得强烈,那张血嘴也赫然扩大,大得无边无际,似乎真要将这天地都吞噬,龙一与他的七神牌显得是那样渺小。

“召唤神兽,与神牌合体。

”正在这时,一个陌生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在龙一脑海里响起。

“光明神圣影。”黑暗神墨韵,土神玄天还有火神炽焰同时叫道。

龙一没有时间犹豫,风神兽白羽,雷神兽狂雷兽,火神兽火并不是恩同再造,我们只是他控制神界的傀儡,神界为何沦落至此,三界为何有灭世之灾,原因皆在于迪比亚,都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用我们的生命,去阻止这场倾世浩劫吧。”光明神圣影大声道。

“光明神圣影,以宇宙之名义,凝天地之精华,破灵!”光明神圣影举起双手,背后八只光影形成的翅膀猛然扇动,一点白色神灵之光自他的天灵处逸出,射入龙一的胸膛。

“墨暗神墨韵,以宇宙之名义,凝天地之精华,破灵!”黑暗神墨韵伸出伸白的玉手,深深看了龙一一眼,一点黑色神灵之光自她的指尖射入龙一体内。

“土神玄天……破灵!”

“火神炽焰……破灵!”

水神玺雅的灵魂能量却是定定望着龙一,虽然她的水神印记已经烙在了这个小情朗的身上,但灵魂印记还是独立存在,并没有与神之印记融合在一起,这样水系神力并不能达到最顶峰。

“我的爱人,别了。”玺雅与龙一睁圆的眸子对视,她的灵魂被光明神圣影拉入光明神牌之后,一度以为总有一天她会与龙一不再分开,如今看来是实现不了了。

“水神玺雅,以宇宙之名义,凝天地之精华,破灵!”玺雅一咬牙,整个人化为一缕蓝光融入龙一身体的水神印记之上。

而其余四位主神皆纷纷化为本源灵魂印记融入龙一身体上对应的神之烙印之上。

“啊……”龙一只觉身体一阵胀满的感觉,庞大力量令他的傲天决终于突破到了第九层顶峰,而他也觉得此时他的灵魂力量无比强大,这种感觉与悲伤交织在一起,令他忍不住仰天长啸。

……

腾龙城,整个城区已是混乱一片。

皇宫大内,一队队禁卫军严神拱卫着,在这世界末日跟前,经历过血与火历练的士兵军官依然保持着铁一般的纪律,他们都有一个信念,太子殿下会回来的,一切都会改变。

“啊……夫君……夫君……”南宫香芸大汗淋漓,双手紧抓着锦被,大声痛呼着。

“太子妃,不要着急,吸气,呼气,用力……”宫中的接生婆鼓励道,而一众女子正紧张地站在一旁,也一同为南宫香芸打着气。

在这世界末日前夕,龙一的第一个孩子却要降生了。

院子里,皇帝西门怒,太上皇西门狂在外面着急万分。

“怎么还没生出来,这这……”西门怒踱了一圈又一圈。

“好了好了,急什么,我西门家的种哪有这么容易出事,这孩子挑在这时出生,乃天下之大喜,龙孙降世,也可以安安外面百姓的心了。”西门狂道。

……

“七神兽,合体!”龙一狂吼一声,将眸中泛起的泪光硬生生逼了回去。

龙一身体七块神之烙印光芒大放,节节败退的七神牌蓦然射入七神兽体内。

七神兽身体涨大到数百丈,以七个方位定顶天地,七彩霞光暴射,那噬天地的血嘴一缩,在支持了数个时辰之后被击得粉碎。

迪比亚呆呆看着飘于空中的龙一,此时龙一神体的七系能量才算真正融合,成了真正的混沌神体。

“呵呵呵……可惜,可惜,与这世界同葬吧,天魔九变之灭世。”迪比亚呵呵笑着,突然暴喝一声,数百丈的身躯开始融化,一点一点分散于宇宙之中,整个世界开始剧烈震颤,地震,火山喷发,汹涌洪水,开始出现在三界每一个角落。

龙一身边围绕着七神兽,黑眸幽深地望着这一切,他看到了地表开始裂开一条条深不可测的缝隙,无数房屋坍塌,无数人被掩埋。他看到了百丈浪涛席卷内陆,一座座城市在瞬间淹没。他看到了火热的岩浆从地表冲起,将所遇到的一切融化。

龙一张开双臂,闭上双眸,围绕着他的七大神兽狂吼一声化为神光冲入他的体内。

“混沌……虚无……”龙一喃喃念到。

混沌本就是虚无,宇宙起源自虚无,而后才有各种能量,而后才有了生命存在。

龙一的意识渐渐淡没,在那虚无中消散的时候,他不禁冒出一个念头,如果这异世的旅程是一场梦,我希望他永远都不会醒……

……

“哇……哇……哇……”嘹亮的婴儿哭声在千苍百孔的腾龙城皇宫响起。

“生了,生了,太子妃生了个小皇子。”接生婆惊喜地大叫道。

而此时,天空中血一般的颜色渐渐褪去,大地不再颤动不再开裂,喷

浆也平静下来,肆虐的洪水退去。

南宫香芸虚弱地望着放在她旁边的儿子,似乎看到了当年那张坏笑着的俊脸,不知为何,她泪流满面。

“像,真像宇儿小时候。”东方婉坐在床沿,玉手颤抖着抚摸小孙子吹弹可破的小脸蛋,心中莫名一酸,也是泪流满面。

其余众女一时间也啜泣起来,是开心是难过,她们也说不清楚,总觉得心里一根弦似乎断了。

西门怒与西门狂两父子冲了进来,见得一屋子女人陪着刚出世的小孙儿哭泣,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当发现小孙儿并无异常时,西门怒不由问道:“婉儿,你们这是……”

“不知道,就是想哭。”东方婉答道,哭得愈加伤心了。

西门怒怔了怔,突觉心中也是一闷,心口一阵阵绞痛。

……

当太阳光辉再一次洒落在苍澜大陆之时,所有幸存的人都一个个发疯似地出来又叫又跳,有的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有的人仰头指天狂笑。

而此时,帝国长皇孙诞生的消息也传遍开来,也都知道了在长皇孙诞生的那一刻,天灾开始褪去,所有百姓歌功颂德,都认为是长皇孙的降生驱去了灾难。

这一日被定为整个国丧日,每一年到这个时候都要举国同哀十日,悼念在这场灭世之灾中逝去的人们。而皇长孙西门龙封号福王,喻为是他为整个世界带来福音,驱走灾难。

只是令所有人感到难过的是,苍澜帝国太子殿下却再也没有回来。当三界恢复秩序并相通之后,关于太子殿下与天魔王那场终级对决的传说才传入苍澜大陆。

于是,每当夕阳西下,在苍澜大陆的许多地方,就有一些老人开始讲起了故事:

传说太子殿下……

……

后记

穿越了洪荒宇宙,凝练了天地玄黄……即使颠覆六道轮回,也难逃那神魔浩劫……

一袭洁白如雪的祭祀长袍,一头随风飘舞的白发,小依就这么静静立于魔界轮回之海荒凉的海岸之上,凝视着翻滚咆哮的大海,清冷恬淡的神情一如往昔,只有那幽深的透明美眸之中,偶然闪过一丝期望与思念……

轮回之海,也便是当初魔界末日谷,龙一与迪比亚惊世一战同时湮灭,末日谷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轮回之海,那是小依取的名字,她的预言对于龙一已失去了作用,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代表着目标的死亡。苍澜大陆兴起了一种新的宗教,他们主张与人为善,提出人生便是无止境的轮回,死亡不代表消亡,或许有一日,又会重新轮回到这个世界。小依信了,于是将这片大海取名轮回之海。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小依和龙一一众红颜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雷打不动地来到这里,在这海岸之上一站就是一个月,无论潮起潮落或是月盈圆缺。

“龙一,不要再让我失望好吗?回来吧,苍澜大陆的子民需要你,你的父母需要你,还有……我也需要你。”小依呢喃着,粉红的双唇凝出一抹凄美的微笑,连海风都止住脚步沉默起来。

一众人由远而近,其中有无双,丝碧,虞凤,露茜娅,木含烟,木菁菁,精灵女王,冷幽幽,风铃,水若颜,琳娜,西门无恨,北堂羽,南宫香芸,茵茵,纳兰如月,纳兰如梦,贝莎,刚从冰棺出来的米亚皇后,维尔贝拉,米西妮,还有三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再后面则是扛着绿玉裁决的蛮牛与抱着寒冰窄剑的厉青。

“娘亲,父亲今年会回来吗?”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问纳兰如月。

“会的。”纳兰如月摸了摸女儿的头肯定道。

“可是娘亲,你每年都是这么说的,可是父亲每次都没有回来。”小女孩嘟着小嘴道,她是三个孩子里最小的一个,叫西门依一,比丝碧的儿子西门念一小二天,比南宫香芸的儿子西门龙小半岁。

“妹妹,父亲一定会回来的,他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不会丢下我们的。”西门龙接嘴道,从他的语气和表情可以看出他对他从末谋面的父亲是怎样的崇拜。

“大哥说的没错,父亲可是英雄,以后我也要成为父亲那样的人。”西门念一道。

听着兄妹三人的对话,众女心中一酸,皆在心里默默道:“夫君啊夫君,看看你的孩子有多么崇拜你,看看姐妹们多么思念你,快回来吧。”

一月之期很快便过去了,龙一如同前九年一样依然没有出现。众女和三个孩子带着满心的失望,一步一回头开始往回走。

“走吧。”精灵女王轻叹着说道,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大海,站入了连接到腾龙城皇宫的传送魔法阵之内。

众女留恋地望向大海,皆站入其中。

传说魔法阵启动,冒出一阵阵白光。

蓦然间,轮回之海一声惊天爆炸,海浪卷起数百丈之高,一个身影站在海浪顶端,一头黑发狂乱地飞舞。

“父亲,是父亲。

”三个孩子大叫着冲了出去。

精灵女王如梦初醒地撤消传送魔法阵,与众女同时冲了出去。

“老大。”“少爷。”蛮牛与厉青同时大叫一声,跟在了后面。

龙一嘴角翘起,露出那一丝招牌般的坏笑,目光却是无比柔和。

“去吧,表哥。”龙一身后钻出一个窈窕的身影,却正是消失多年的东方可馨,她鼓励地说道,目光里再也没有了妒忌,有的只是深似大海的爱意。

“去吧,小子。”另一个身影出现在龙一身边,却正是一身黑袍的墨韵,她没有再用袍子罩住的脸庞,绝美无比。

光明神圣影,火神炽焰,水神玺雅,土神玄天,还有一个长相有几分像龙一的陌生男子,他手持着一把血色镰刀,自称龙二。而七大神兽也在旁边,拱绕着龙一。另一个女子则是思嫣,被迪比亚杀死的小妖女思嫣。她为什么在这里,这话说起来就长了,总之和天魔王有关,龙一也是到最后一刻才知道,迪比亚虽然侵占了天魔王的躯体,但天魔王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消失,最后关头帮了龙一的大忙。

龙一脚底一点,整个人扑向了冲过来的众女和孩子,一下子被淹没在脂粉之中。

“回家,我们回家。”龙一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背上还背一个,笑着和众人往传送阵走去。

突然,龙一感到远处有人注视着他,一回头,便见得娜维琦面无表情地站在远处,她的旁边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

“安吉拉……”龙一看到那姑娘的眼睛,脚步停了下来,突然想起安吉拉最后一句话。

“如果有来世,请抓住我的手,永远也不要放开。”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