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罡风卷动,冰川塌陷。

氐土貉抡着拳头在前开路,坚守莽汉的人设,扮演陆北跟班小弟。

陆北和奎木狼、娄金狗走在破冰船身后,他自报家门,换了好几个称号,都因奎木狼人多路子广而失败。

自暴自弃之下,决定不演了,如实相告自己是心月狐,小弟是氐土貉。

奎木狼捋着胡子澹澹一笑,假的,还是假的。

虽说他没见过心月狐,也不认识氐土貉,但陆北从见面开始就没说过一句实话,想来这次也不例外。

不过,陆北都这么说了,再拆穿难保不会翻脸,索性就心月狐了,反正也不重要。

坚冰尽数破开,两扇高达百丈的铁门显露四人身前。

氐土貉试了试,蛮力无法开启,转身看向陆北:“大哥,门打不开。”

“可能是推拉的,你再试试。”陆北没好气说道。

这货装孙子太熟练了,以前肯定没少给人当孙子!

氐土貉瓮声瓮气点头,表示大哥说的都对,真试了试平移两扇推拉门。

结果不言而喻,还是失败了。

氐土貉果断退到一旁,他粗人一个,不会掐也不会算,已经没招了,精细活还得看陆北。

陆北摸出罗盘,想了想,朝奎木狼做了个请的手势:“此门藏有四象,破解之法颇为玄妙,本座参悟不透,有劳奎木狼阁下了。”

心算什么的他不会,换成太傅来了还差不多,这里就不献丑了。

“心月狐说笑了,论卜算的本领,你远在我之上。”

奎木狼捋了捋山羊胡,笑着摸出罗盘上前,口中念念有词,推演破解之道。

两扇铁门高达百丈,绘有四象图形,左青龙右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十字线条相连,另有诸多星辰点缀其中,星象看似简单,但破局之法虚虚实实,不是什么人都能解开的。

陆北的攻略中没有破解之法,于玩家而言过于晦涩,此处没有高玩出没,或者说高玩也两眼一抹黑,写不出正确的攻略。

奎木狼不慌不忙拆分破解,时而皱眉沉思,时而捋着胡子恍然大悟,这一幕,直把陆北看得眉头紧皱。

眼熟,尤其是奎木狼捋胡子的模样,确实在哪见过。

勐然间,他双目微眯掩住精光。

想起来了。

去年年关,玄阴司冲业绩的时候,在魔修交易大会的山沟里见过此人。

摆摊的糟老头子。

关于魔修交易大会,陆北只记住了朱齐澜,两人初见不算愉快,孽缘由此开始,对糟老头子印象不深。

而且,形象上亦有差别。

交易大会的糟老头子灰发杂乱,山羊胡子半长半短,油腻道袍满是污渍,怎么看都是一个落魄潦倒的邋遢道士。

前言的奎木狼身姿挺拔,衣着得体,气质更是超群,很难想象他们两个会是同一个人。

最关键的是,实力境界悬殊天差地别。

真相只有一个,奎木狼借用了邋遢老道的脸!

为什么是邋遢老道,他很厉害吗?

还是说,双方有什么渊源?

又或者,奎木狼就是邋遢老道,一直在扮猪吃虎,假装自己是盘菜鸡,其实是个手段通天的大能修士。

自忖实力高强,不屑假扮容颜,这张脸就是奎木狼的真面目。

选项太多,陆北一时猜测不出,退后两步来到娄金狗身边,啧啧称奇道:“好厉害的卜算之术,奎木狼有点东西,本座自叹弗如,愿称他为最强。”

“最强轮不到他。”

娄金狗缓缓开口,这次声音不再粗糙,清音缥缈惹人迷醉,听得小陆北当即一个哆嗦。

耳熟,似乎在哪听过。

真TM见鬼了!

陆北一脸懵逼,盯着娄金狗平平无奇的面容,只想扒开这张假面皮,看看对方的真容。

“心月狐认得我?”

娄金狗似笑非笑,双眸凝视陆北:“你认得我,我却不认得你,不如你我同时揭下面具,若是至交好友,此番也好精诚合作,共享秘境之中的机缘。”

笑死,我全都要的好吧!

陆北微微一笑:“至交好友怕是够呛,本座在外树敌颇多,唯恐面具揭下便和仙子势如水火,此事不提也罢。”

娄金狗收起笑意,深深看了陆北一眼:“可是死敌?”

“谁知道呢……”

陆北耸耸肩,暗道一声离谱,他以为修仙界很大,没承想,就是一个村,尤其高等修士,几乎都有过照面。

难怪青龙见面就发面具和散神诀,下面人组队拉帮结派,到处是私人恩怨,守墓人早就从内部崩溃了。

卡察!

轰隆隆————

繁星点缀,群星逐次亮起,四象环绕星光之中,两扇铁门缓缓开启。

奎木狼收起罗盘,笑道:“幸不辱命,机缘正在此门之中,心月狐先找到此地,你先请。”

“自然。”

陆北点点头,一马当前站在氐土貉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前方开路。

别装傻了,你选的嘛,做小弟就要有做小弟的觉悟。

氐土貉面色不变,抡着拳头走在最前方,周身亮起一道金钟,浓郁佛光照亮金色通道,大步走在了最前面。

散神诀隐匿修为,氐土貉什么境界,陆北看不出来,奎木狼和娄金狗也不例外,但参照青龙坑死朱河的节奏,三人最次也有渡劫期修为。

挺好的,翻脸的时候又能捞一笔。

铁门后一团漆黑,浓雾伸手不见五指,纵有氐土貉佛光开路,也只能照亮一片区域,无法窥探全貌。

四人各自散开神识,察觉此地空间极大,奎木狼摸出罗盘,念念有词算了起来。

陆北踱步其中,马后炮攻略写明,此地除了传送阵,另藏一件遗宝,或许是法宝,或许是陷阱,因后来者不可考究,故而标记了一个红叉。

“找到了,此方天地果真是秘境表层,传送阵就在前方。”奎木狼停下不算,乐呵呵说道。

“不止呢,还藏了一桩机缘,奎木狼没算出来吗?”陆北出声道。

“哦,竟有此事,还请阁下指明。”

奎木狼闻言一愣,神色诧异不似作假,令人难猜真伪。

演技过于逼真,陆北只当他在装傻,为避免奎木狼独吞密室机缘,大步朝右手方走去,选择了自己独吞。

墙角,陆北手掌贴着墙壁,古怪力道渗透,震动墙壁嗡鸣不止。

身边全是荀或,个个都是影帝级别的实力派,他不想展现常用的技能,手里拿着个罗盘,假装自己能掐会算。

一盏茶后,陆北寻得一面壁画,符文书写白虎皮毛,格外抽象,歪七扭八的字符既不是大夏古文也不是妖文,和他所知的修仙界文字皆有不同。

但仔细看的话,这些文字……

眼熟。

天书残卷里看到了石碑,上面的文字和其有八成相似。

传承断绝吗?

陆北心潮迭起,看不懂没关系,先拓下来,兴许以后就能看懂了。

他挥手掀起一面泥墙,拓印白虎壁画,确认无误后收入随身空间,而后两指并剑,吞吐庚辛金气,催动字符游走,使得白虎图形绽放光芒。

无声虎啸驱逐黑暗,巨大殿堂显露四人视野之内。

氐土貉:好快,他怎么算的,这玩意叫体修?

奎木狼:这人装神弄鬼,究竟什么路数,难不成他的算法高明到了看一眼便知?

娄金狗:到底是谁,我和他有何渊源,是敌是友?

三人紧随陆北其后,想看看所谓的机缘究竟何物。

奎木狼三人死死盯着壁画,将文字图形烙印脑海之中,同时,对陆北忌惮更深。

这人来历神秘,更有准备周全,轻车熟路仿佛是第二次探索秘境。

这一推测显然不可能,排除一切不合理,只能说明心月狐的卜算之法玄妙莫测,远在他们之上。

奎木狼眉头紧皱,娄金狗若有所思,天下修行门派虽多,但要说通晓测法的山门,数来数去也就十几个,范围缩小,心月狐的身份并不难猜。

到底是谁呢?

壁画咆孝无声,勾勒白虎图形的字符流水一般悬浮半空,浊气沉淀,清气上涌,落在陆北身前的时候,形如一团水银。

这是什么?

“哈哈哈,竟然是此物,本座的机缘到了。”

陆北抬手挥袖,卷走一团水银,抱拳看向奎木狼三人:“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谢过三位相让,本座就不推辞了。”

“恭喜道友。”娄金狗笑语盈盈贺道。

“哪里哪里,大家一起洗。”

陆北连连摆手,走过的道他心里有数,尚未确定娄金狗的身份,不敢以道友自居。

收完法宝,他一拳轰出,震碎墙壁散开蛛网裂纹,留下有人来过的痕迹。

如此一来,玩家们出攻略的时候,会在此地标记未知红叉。

“大哥,你得了什么法宝,能否给小弟开开眼?”氐土貉眼巴巴凑上前,憨厚老实,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启灵丹而已。”

陆北随口道,知道氐土貉智商不高,好心取出一瓶启灵丹放在了他手里。

拿去慢慢看。

“不是吧大哥,依小弟之见,分明是白……”

“别废话,你是大哥我是大哥,一点规矩都不懂,前面开路。”

“……”

氐土貉暗道晦气,他见奎木狼和娄金狗不请自来,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才把陆北顶在前面吸引火力。

早说会结盟,他就不装孙子了。

……

秘境第二层,四道身影立于雄伟殿堂之前。

“危月燕,你也来了?”

“玄武先生相招,不得不来。”